"
當前位置是: 首頁 -> 學院動態 -> 正文
學院動態
放假了,運動吧
發布日期:2021年07月20日 作者: 來源:光明日報

8289

陝西千陽縣燕伋小學學生進行足球訓練。


6D3E

內蒙古呼和浩特市中小學“冰雪運動進校園”旱地冰壺比賽。丁根厚攝/光明圖片


A357

山東青島通濟實驗學校的學生進行籃球訓練。新華社發


224B

青少年每周運動頻次


教育部等十五部門今年5月聯合印發的《兒童青少年近視防控光明行動工作方案(2021—2025年)》提到,全面實施寒暑假學生體育家庭作業制度,引導家長營造良好的家庭體育運動氛圍。剛剛到來的2021年暑假,是方案執行的第一個假期,各地各校采取了哪些落實措施,如何養成學生良好的運動習慣,體育教育的改進空間又在哪裏?記者進行了采訪。


體育家庭作業,引導家長養成好的健康和親子習慣


江蘇省南通市虹橋第二小學今年爲全校1500多名學生制定了低段、中段、高段三本學生體質健康達成手冊,作業菜單包括俯臥撐、立定跳遠、多人合作跳繩、掰手腕等,並給出具體的練習時間和訓練量。


北京市人大附中經開學校,今年的體育作業叫作“12345”,學生每天可在跳繩、仰臥起坐、立定跳遠、社區健身點運動30分鍾、其他訓練(跑步、打球等)30分鍾等5個項目選中一種打卡,前三項按年級不同分設組數及每組次數。記者調研發現,各地各校身體素質訓練類作業項目較集中,也鼓勵學生因地制宜開展活動。


在更高年級的暑期體育作業中,體育進中考的指揮棒正在發揮作用。北京市166中學爲初三年級設計了針對性練習。166中學體育教師黃鷹說:“北京中考必考長跑,選考仰臥起坐、引體向上、實心球之一和三大球的一項,指導老師都是根據選考科目專門配備的,家長每天需上傳一分鍾的練習視頻,老師對每個學生的薄弱環節進行點評糾正。”


體育作業布置了,如何打卡檢查?南京市對全市417所小學體育家庭作業情況的調查顯示,227所小學實行視頻指導,190所做紙面布置。黃鷹介紹,打卡主要是家長在群裏上傳運動截圖。“3個體育老師負責一個年級十個班,有需要指導的老師會私信家長。”


由于填表、照片、錄像等打卡需要家長參與,有網友擔心,布置體育作業會給家長帶來負擔。對此,受訪的體育老師均表示,作業自願不強迫,是希望給親子運動創造一個契機。“學生跟家長去跳廣場舞、甩龍、遠足等我們都很鼓勵。學校還開發了背子蹲起、搶杯子等學生與家長合作的趣味項目。”人大附中經開學校體育教師宋瑞說。


江蘇省2017年開始統籌推廣家庭體育作業。教育廳相關負責人介紹,適宜于家庭體育鍛煉、可操作性,有針對性是家庭體育鍛煉項目的標准。


“體育家庭作業監督的可能性很小,哪怕是大學生跑步考勤也存在代刷,更不用說家裏的事了。”百苑国际院長王宗平表示,說是作業,其實是引導家長養成好的健康和親子習慣。“想讓孩子動,家長要帶頭,要改變意識,把對孩子健康的責任擔起來。”


保持鍛煉的常態,爲親近體育創設條件


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的一份報告指出,隨著年齡增長,青少年對運動的重視程度逐漸降低,且跑步和散步等簡單運動更受青少年青睐,挑戰大、難度高的運動受歡迎比例低。


“剛開始運動都是爲了身心健康,能否堅持取決于從運動中得到的樂趣。”華東師大體育與健康學院院長季浏說,“少兒愛動、興趣廣泛,隨著年齡增長,人的興趣面收窄,更加集中,這是客觀規律。但如果有專長技能,會形成正反饋,增強運動樂趣,促進運動投入。”


“單個素質練習無疑是比較枯燥的,也很難堅持。技能性運動就不同,例如打羽毛球,步伐不行自然會練短跑,高遠球不行,自然會補力量、核心。這樣身體素質的提升就從枯燥被動轉變爲積極主動了。”黃鷹說。


首都體育學院社會體育教研室主任茹秀英觀察到,大學也辦了很多校級賽事,但往往成爲特長生的活動,在普通學生中關注度並不很高。“體育能力的培養有‘即時性’,錯過了就很難補上。小學是完善身體的基本素質能力,初高中形成技能性運動能力,如果基礎沒有打下來,運動能力不達標,到了大學有了比賽也參與不進去、熱情自然不足。應該說,要改革,根子還是要從中小學把底子打好。”


茹秀英介绍,根据国际经验,體育俱樂部是青少年运动技能教授的重要载体。俱乐部又分两种,一种是政府购买服务、普惠性的,另一种是商业俱乐部,服务高收入和走专业发展的人群。“普惠性俱乐部有些类似我们的课后托管,是综合性的,以体育为主导。课程专家分类编写技能手册,有专长的社区志愿者根据手册分解技术步骤,带着孩子训练,这样既保证了训练的专业性,也比学校体育课有时长优势。”


此外,根據學生年齡對運動做出適應性改造也很重要。“在日本,設計團隊對足球的材質、直徑做出改造,設計了適合不同年齡階段的四種規格,增強了兒童踢球的適配度和趣味性。”茹秀英還指出,當前國內商家熱衷贊助大型體育賽事,而在海外,青少年運動也是商業贊助的重要流向。“目前,關注點都在學校體育,其實,無論是體育類協會還是潛在消費者培育,青少年體育産業開發還有很大空間沒有挖掘。”


季浏表示,外部條件尚不具備的情況下,學校的督促考評作爲一種有效手段,也有改進空間。“過程性打卡的體育作業可以引入結果評價,開學後做一個體測,看成績進步了還是倒退了;中考體育可以改爲過程性評價,而不是一次性考過,而是初一初二初三各考一次計分,保持鍛煉的常態。”


塑造完善的人格,發掘體育綜合育人效果


習近平總書記在2018年全國教育大會上提出,幫助學生在體育鍛煉中享受樂趣、增強體質、健全人格、錘煉意志。多位專家表示,對體育“四位一體”的定位真正把關注點從單純的身體素質轉向了育人的綜合效果。


“體育來源于遊戲,即對自發的玩注入規則。”茹秀英說。一個孩子拍籃球,五分鍾就無聊了,注入規則成爲有組織的玩,再分組注入競爭因素,就變得有趣味了。競技體育和打架只有一線之隔,這條線就是規則,公平精神、集體意識都由此生發。


北京家長張先生的孩子曾去小區的籃球場打球,但去了兩天,孩子怎麽也不願意去了。一問,別人都打得好,他幾乎摸不到球,也沒有人傳給他。茹秀英說,這反映出育人理念缺失,隊長角色的學生應該兼顧集體,而如果有教練把不同水平的人放在一組,就沒有秉持公平原則。“學校運動場比其他地方更能見德性,體育精神和育人契機在運動情境中大量存在。”她舉例,四人跑接力,一人掉棒了,老師要看其他三個人是什麽反應,適時引導。起跑前有人故意蹭線,老師當沒看見,學生就會養成只顧贏不顧人、投機取巧的習慣,長此以往成爲精致的利己主義者。


“培養人格最合適的教育就是體育,青少年心理脆弱問題高發,也與運動強度不足,缺乏快樂體驗有很大關系。”王宗平指出,樂趣不足的原因除了不願比賽、展示,還與運動強度不足有關。“馬拉松看起來也很枯燥無味,但運動員還是樂此不疲,因爲中等以上強度運動(心率達到最大值的70%以上)30分鍾後,腦化學反應會讓內啡肽等快樂因子釋放出來。有強度、連貫、持續性的運動才能發揮讓學生愛上體育,也讓學生面對困難時更具韌性。”


“放開運動,讓強度上去,家長也不能太矯情,總擔心磕著碰著。注重安全很必要,但不能太注重舒適度。”王宗平說,“青少年是體育運動的黃金期,體育鍛煉出的意志品質、交流交往精神都會影響人一生的發展。只有跑起來、動起來、玩起來,才能釋放天性,發展完善的人格。”


(本报记者 刘博超)


來源:光明日報